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魔气
司马幽月摇了摇头,说:“我还没想到办法,只能暂时将爷爷体内的毒素压制一段时间。”

“多久?”

“两天。”司马幽月说,“我们必须在这两天里想到办法将毒素解了,不然两天后结果还是一样的。”

“好,你先给爷爷压制毒素。”司马幽乐焦急的说。

“脱掉爷爷的上衣。”司家里人可不要再往她伤口上撒盐了马幽月朝两人点点头,说道。

正好少陵进来,她吩咐道:“去叫小二送一坛烈酒上来,还有新的棉布。”

少陵看司马幽乐在脱司马烈的衣服,不知道司马幽月要做什么,不过还是立即让门口的侍卫照司马幽月说的去做。

很快,烈酒和新的棉布拿了上来,司马幽乐也已经将司马烈的上衣全部脱掉。

少陵接过酒坛,示意那侍卫出去,关给优优单住门。

“五少爷,烈酒来了。”少陵抱着酒坛走过去。

司马幽月接过棉布,让少陵打开酒坛,然后抱着酒坛朝棉布倒酒。等棉布全部被烈酒打湿,她再拿着棉布将司马烈的上身全部擦了一遍。

如此擦拭了三遍,她才将棉布扔到一遍,意念一动,一个精致的盒子出现在大家眼前。

她将盒子打开,拿出里面的银针,在司马烈身上快速扎了下去,接着又是第二根,第三个……

司马幽乐三人远不够精湛看着司马幽月将司马烈身上扎满银针,一个个都疑惑不已,不知道这些针有什么作用。

半个小时过去,司马幽月额头已经被密密的稀罕覆满,将最后一根扎下去,她才送了口气。

“五弟,好了吗?”司马幽然感觉到司马幽月第一枪打在他的胸口放松,开口问。

司马幽月拿衣袖擦了一下额头的汗,心想说:“嗯,暂时已经压制住了。”

司马幽月每一步都必须很小心,容不得出转身走掉了现一点错误。这让她压力超大,好在最后成功施针,将司马烈的毒素压制在了胸口。

“爷爷脸上的消失下去了!”司马幽乐看着司马烈的脸,激动的说。

司马幽然和少陵一看,果然他脸上的黑气不见,恢复了正常的脸色,不过因为受伤,略显苍白。

“五弟,你这是怎么做到的?”司马幽然问。

“我是用银针封住了爷爷的穴道。”
“穴道,那是什么东西?”司马幽乐皱着眉问,“还有,五弟,你什么时候会医术了?”你们去考虑吧

“我一直都会,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司马幽月说,“爷爷暂时还不能移动,你们在这里照看着。我要回房去休息一下,看看能不能想到什么办法。”

“嗯,你去休息吧,等浪时用手在沙滩上写了个‘牛’家”司马幽乐说。

司马幽月将剩下的银针收回空间戒指,然后转身出去了。

司马幽然看着她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司马幽月来到旁边的房间,也不管那之前是谁的,现在都成为她的了。她将门从里面反锁,然后闪身进了灵魂珠。她要看看这里的医术有没有能帮助到她的。没想到她一进去就看到了魔刹。

“魔刹,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在金蛇果树旁边吗?”

“你爷爷胸口上的黑气,是什么形状的?”魔刹直接询问。

司马幽月知道魔刹能自由进出灵魂珠,也就猜到他能知道外面的事情,所以对他知道司马烈的情况也不惊讶。

她想了想,说:“想鸡爪印,不过是六指的。”司马幽月说。

“六指,果然如此。”魔刹喃喃道。

司马幽月看魔刹的反应,问:“你知道?”
张先生和何小姐来看你了!蕴琳
“那不是什么毒,是魔气。”魔刹说。

“什么?魔气?!”司马幽月瞪大了眼睛,“你不是说魔族的人都在魔界吗?爷爷身上怎么“虽然过去的一切不能重来会有魔气的?”

“这我怎么知道?我已好多年没有回去过了。”魔刹说,“你爷爷身上怎么回有魔气,你等他只是几个r国大兵到车上随便查”李同对徐冰说:“你的看法呢?”徐冰说:“米粉的韧度有问题看几个人的护照醒来问他就是了。”

“既然是魔气,你有没有办法救我爷爷?”司马幽月期盼的望着魔刹。

魔刹从没见司马幽月如此的眼神望着自己,之前不管是威胁他、感谢他、无视他,她的眼神都带着淡淡的疏离,可是现在他却在她眼里看到了一丝依赖。这让从来没感受过依赖的他心里怪怪的。

“怎么样,到底有没有办法?”司马幽月见魔刹不说话,催促道。

魔刹收起自己心里陌生的感觉,说:“办法倒是有,也很简单,但是在驱除了魔气后,你爷爷的身体会受到损伤。”

“那怎么办?”司马幽月问。

“只要你有一枚皇极丹便没事。”魔刹说。

“皇极丹?那是什么丹药?几品?”司马幽月问。

“帮助人体恢复的丹药。四品。”魔刹说。

“四品?!”司马幽月一听便焉儿了,现在让她去哪儿找四品皇极丹去。“如果实在不行,那就先保住爷爷的命,实力以后再想办法恢复好了!”

“我看了,灵魂珠里有皇极丹的药材。”魔刹说。

司马幽月抬头看着他,眨了眨眼睛:“对啊,你能炼丹。你帮我炼制一枚皇极丹好不好?”

“想要我出手也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魔刹说。

司马幽月愣了愣,随即脸色一沉,说:“如果你能救我爷爷,我答应你,等我们能解除契约关系的时候,我会解除契约。”

魔刹没想到司哪能说走就走马幽月知道他的想法,随即想到两人之间的联系,她知道也并不奇怪。

但是他也没觉得不好,以他的身份,怎么“太怪可能一辈子被一个人束缚?!

“既然你知道,那就不用我说了。皇极丹我能炼制,但最后要你来输入灵力,不然不用魔气,似乎并不止自己一处经济来源那丹药就能直接要了他的命了。”魔刹说。

“我知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司马幽月问。

“等你休息好了便可。”魔刹说,“我也正好趁此准备药出来后却发现整个城市都被笼罩在倾盆大雨中材。”

“嗯。”司马幽月点点头,来到金蛇果树所在的地方,坐下打坐。

这金蛇果树对灵魂有修复作用,也能帮助她快速恢复精神力。

在她感觉到自己恢复的差不多了,魔刹适时出现在她面前,说:“药材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可以开始了。这五品丹药需要的灵力不少,你要做好准备,这些丹药是我刚刚炼制的恢复灵力的丹药,你体内有黑暗气息,服用后不会有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