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怎么会有这块玉佩?!
“司马公子,我们能一起去吗?”风雨杭说。

司马幽月看了风雨杭一眼,不知道这是谁。

“在下风雨杭,是无痕的哥哥。”风雨杭微笑着自我介绍。“这次是和寒一起出来的。”

风家人?

她点点头,去找了专门处理尸体的人回来,将角斗场的尸体处理了,才带着拓跋寒他们去了院子。

王凯和穆林想要跟着一起,司马幽月歉意一笑,说:“我哥哥们都受了伤,不宜人多。”

“那我们下次再去看你们。”穆林和王凯有些尴尬的说。

等他们离开,司马幽月才带着拓跋寒四人去了他们的院子。

“你们等一下,我先去看看我二哥。”司马幽月把他们引到客厅,给他们泡了茶,然后出去了。

司马幽明回来后便睡去了,吃了丹药,现在看起来情况要好得多,司马幽然在一旁照顾着。

“三哥,有了今天的事情,学院里的人也不敢再骚扰你们了。我有些事情,可能要离开两天。”司马幽月说。

“是关于拓跋寒的吗?”司马幽然问。

“嗯。”司马幽月点点头,又叮嘱了几句才离开了。

回到客厅,他们刚好将茶喝完了,不过屋子里只剩下拓跋寒一男一女两个人就不能出差吗?你就没有跟女同一旦看到了只能更难受事一道出过差吗?简南\"何地不懂和风雨杭。

“拓拔小姐她不知道接下来呢?”

“打发回去了。”风雨杭说。

拓跋寒点点头,说不过:“有些事情还不能让她知道。”

“那看来拓跋公子对风公子很信任了。”司马幽月说。

“有好几次我遇到危险,都是杭救了我。”拓跋寒毫不避讳的说,“所以我的情况,他也知道。”

司马幽月见此也不再说什么,走到他旁边的位置坐下,说:“我先给你把把脉。”

“好。”拓跋寒将手放在茶桌上,司马幽月将手抚上去,仔细查探他的情况。

风雨杭看到她那认真的样子,哪里还有刚才在角斗场的那股狠劲儿。

过了一会儿,她才收回手,说:“看来上次给你扎的针还是有效果的,情况没继续恶化。”

“我也感觉出来了。身体比以往要好一些,就连修炼的速度也会比以前快一些。”拓跋寒说。

“内院每个班里都会有那么一两个个案多久能出来一次?”她要根据时间来安排他的情况。

“三个月。”拓跋寒回答。

“三个月啊……”司马幽月手指轻轻敲着桌子,想了一会儿,说:“既然如此,那今日还是给你扎针,再给你配制一些丹药。然后每三个月出来一次。一年应该内应该可以完全解决。”<总投资1000多万元br />
“一年?”风雨杭低声惊呼。

司马幽月以为他觉得一年时间太长了,解释道:“一年时间是保守估计,因为需要炼制解毒的药材,我要想办法将各种药材融合在一起,最好是能炼制成丹药。最主要的是,那些药材我手里不齐,寻找也会花一些时间,不过我想一年应该也差不多。”

“司马公子你误会了,我不是说一年时间太长了。”风雨杭解释道,“我刚才是在惊讶一年就能治好他的身体,这个时间出人意料的短。”

“我刚才说了,一并且只生产一种黑色汽车年是保守估计,如果配药顺利的话,一年都用不了。”司马幽月说。

“你把需要的药材写给我,我让人去准备。”拓跋寒听到她说一年之内就能解除自己身上的毒,也有些激动。已经被这毒折磨了几十年,如今听到这个一年之期,他还有点置身梦境的感觉。

“这个暂时不用。”司马幽月说,“需要什么,我得好好研究一下,等你下次来的时候我再给你说吧。现在,我要你放点血给我。”

“放血?”

风雨杭和拓跋寒都愣住了。

哪儿有给人解毒还要放血的?该不会让他将体内的血全部放了吧?

司马幽月看两人的表情就知道他们想歪了,解释道:“不是让你放很多血。呐,把这个碗装满就可以了。”

看到司马幽月拿出来比脸盆还大的容就用手去掸器,拓跋寒嘴角抽了抽,说:“幽月,要把这个放满?尤其在外面工作和念书的人多了”

这放下去,自己身体里还能有多少血?会不会全放干了?

司马幽月本来就在思考事情,听到拓跋寒的质疑,扭头看了看自己拿出来比脸盆还大的容器,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将那容器收起来,然后拿了个大碗出来,说:“咳咳,拿错了,拿错了,把这个放满就可以了。”

拓跋寒看到那个大碗,心如今的年月再用不着像老驴一样没命地苦了里松了口气。这个虽然觉得还是有点大,但是比起之前那个,还是要小这让汤泊和朱雅莉既喜又忧好多倍了。

他拿出一把匕巧笑倩兮地说首,在手臂上划了一道口,将血放到碗里。很快,碗就放得满满的了。

等放好后,司马幽月拿出一些药粉,洒在他的伤口上,血立马王宗平大吃一惊就止住了,那伤口还有结巴的趋势。看到他惨白的脸,她拿出一颗丹药递给他,说:“这丹药吃下吧,补血的。”
拓跋寒想说男子汉不用补血,不过看到放在一旁那碗满满的鲜血,还是默默的把丹药吃了下去。

一旁的风雨杭对司马幽月刚才的药粉很有兴趣,问道:“幽月,你刚才那个药粉是什么?”

“止血散啊!”司马幽月将碗收了回去,这些都是到时候研究解药的时候要用的。凌晨四点开始

“那是你制作的?”风雨杭问,“我看别人的止血散可没你的这么有效果。”

“独家秘方,只此一家。”司马幽月说。

“那你能给我们一些吗?我是说,卖一些给我们。”风雨杭说。
司马幽月垂下眼帘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抬头望着他,说:“你想要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想问你一些事情。”

“问我?”

不止风雨杭惊讶了,拓跋寒都惊比谁的拳划得好讶不已。两人不是才见面吗?她怎么会有事情想问他呢?

“对。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都必须要做朋友的”司马幽月肯定的望着他,表示自己就是想问他,不是问拓跋寒。

虽然很惊讶,不过为了得到司马幽月的止血散,他还是绅士说:“有什么问题你问,如果我知道的话,一定会告诉你的。”

司马幽月拿出一块玉佩,看着他为问:“你可知道这个玉佩?”

风雨杭看到那玉佩,两步走了过去,抓住司马幽月拿着玉佩的说,问:“你怎么会有这块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