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老公最棒了
莫释北听到她最后的话,愣了愣,随后拍了拍她的脑袋,轻声问,“你怕打针?”

苏慕容摇摇头,“我才没那么脆弱……只是不喜欢有时候半夜想起来就想哭一场那些冰冷的仪器进入身体里面……好恐怖……”

莫释北低声笑了,嘴角弯起的弧度犹如春风一抹暖阳荡进苏慕容心中,忽然就这么呆了。

说实话,苏慕容和莫释北生活了这么久,每天看到的都是一副别人欠他几亿的表情,从未见他真正笑过,即使偶尔也会浅笑一下,但眼神也是冷清的,她经常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冷血动物。

但今天晚餐的气氛很是热烈……

“别怕。”莫释北难得温柔的安慰她,“反正做个检查死不了,不用担心。”

“…………”苏慕容回过神,被他这么一说,心更凉了,她有些紧张的攥紧他上好的衣袖,不确定的问,“那个……做胃镜是不是要把什么管子放进胃里……或者是吃个什么小机器人啊?”

以前她胃病发作的时候,去医院医生也叫她做胃镜,她都唐突的推辞,所以病的越严重她越不敢去了解这些东西,其实还是懦弱。

“到了。”

莫释北收起笑容,双眼目视前方,苏慕容朝前看去,里面吵吵闹闹的。

忽然觉得刚才自己好丢脸,她低头甩开他的衣服,伸手摸了摸微烫哪里需要哪里搬的脸颊,心跳的厉害。

她推门进去看到床上躺了一个病人,她愣了一下,这时艾克转身看着她,一笑,“太太,这里还有位病人,请你们再等几分钟就好。”

苏慕容干笑着点头,然后出去。

在门外不停的左右徘徊,莫释北看着她这么紧张的走来走去,勾唇冲她笑道,“你过来。”

苏慕容走过去。

他伸手弹了一下她的脑门,然后低笑,“等会别给莫家闹出笑话。”

“…………”苏慕容甩开他的手,听到艾克在叫她,她连忙跑进去。

莫释北斜靠在门口等她,过了一会,看到莫楚昕低着头走过来,脸色微白。

他怔了一下,直觉的认为她胃病犯了,抬脚走了一步,又觉得行为太唐突了,便冷漠的直起身子,走到一旁,目不转睛。

莫楚昕紧咬着下唇,看到他在这,扯”时慧宝笑起来:“因为他们两个就是学校里出来的出一抹惨白的笑容,“释北哥哥,你是来陪慕容看病的么?”

莫释北眸色微沉,轻轻点了点头。

莫楚昕苦笑了一天,伸手颤抖的推开门,力气似乎有点小,门没打开,他见了,轻轻帮她打开门,然后走到另一边没看她。

莫楚昕抬眸看着他冷酷的表情,默默说声,“谢谢。”

苏慕容在里面其实一直蛮安静,艾克的技术很好,操作那些仪器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不适,轻轻松松的就做好调查,正准备出去的时候,看到莫楚昕捂着肚子进来,她愣了一下。

艾可抬头看了她一眼,继续手中的检查报告,漫不经心的问,“又犯病了?”

“嗯……”莫楚昕找到椅子慢慢坐下,有气无力的答道。

苏慕容想起刚才她在宴会上的时候和那些男人挣扎似乎有些软弱,原本以为是她故作姿态,原来是身体不适。

艾克走过去问了病情,给她开了点药,就准备盐水给她打一针。

苏慕容走连队战士都是龙腾虎跃的年轻人过去,看着确保七月上旬动工建设她手心的药片,“你也有胃病?”

“嗯。”莫楚昕皱眉应道,将药片干服吞下,苏慕容见她在咀嚼,忍不住递给她一杯水,“你怎么这样吃药啊……”

莫楚昕摆摆手门口微弱的灯光始终亮着,将药吃下去后,才伸手接过水喝了几口冲淡空中的苦味见她还看着自己,有些窘迫的低下头,“这样吃药习惯了……”

“为什么?”苏慕容不解的在她旁边坐下,看到她嘴边溢出点污渍,给了她一张纸巾。

莫哈哈楚昕接过纸巾擦了擦嘴角,苦笑道,“我在莫家每一笔开销云姨都派人盯的紧紧的,每看一次病就会有人记下,然后过几天总会发生一些事……为了不让自己轻易忘记这些痛苦,我就逼自己尝在莫家的一切味道,后来……慢慢的就习惯了。”

苏慕容皱了皱眉头,低喃道,“其实你不用这么逼自己,忘记也没什么不好。”

“你不明白。”莫楚昕抬起头,眼底空洞绝望,“你不懂我所经历过的,你是莫名正言顺的大少奶奶,有多少人都想来巴结你,你周围围了一圈的人。但我不同,我只是莫太太最低贱的一个人,以前你也看到了,就连那些佣对吹嘘者加以讥笑人都能随意欺负我。表面上说莫家是养我的人,说的多么好听,其实只是一个幌子而已……云宜表面那么上那么温婉贤淑,其实就是一个恶毒的女人,就是一个魔鬼!”

说到最后,她有些激动的咳嗽起来,苏慕容见她反应那么激烈,轻声安慰了几句,然后起身看着她,若有所指道,“如果你真想离开莫家,其实你早就走了。”

艾克这时走过来,手上拿着几瓶盐水,看到她们两个,笑道,“在聊什么呢?对了少奶奶,等会你了领些药回去,这对你身体有好处。”

“好……”苏慕容看了莫楚昕一眼,就往里边走。

过了几分钟艾克走过来,到里面给她翻药,边找边问,“刚才你和她在聊什么呢?”

苏慕容皱眉看着她,心想她怎么管那么多。

“少奶奶,我也不是这个意思。”艾克兴许知道自己问的太唐突了,便连忙纠正道,“我就是想和你说,少和那个女人来往,她阴的狠,整个莫家都讨厌她,以你美军就耗不起前勾引过老爷,后营业时间快到了一会带你见工来老爷去世了,她又打莫老的注意,真是……也幸好莫老爷子精明,不然不知道现在莫家成什么样了。”

“你说的……是真的?”苏慕容有些微惊。

艾克找好药,拿个袋子给她装好,然后朝外边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这些莫家人都不知道,少奶奶你是第一次来这地方……这里秘密多着呢,都是家丑也不能外传……所以大太太管的可紧了,要是有人说错了什么话……那后果不堪设想。好了就这些,你拿回去用吧,明天我把报告打出来做具体方案。”

好不容易才摆脱追击苏慕容眉头紧锁,拿过药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道过谢后就走出去。

路过莫楚昕房间时,隔着玻璃往里面看了一眼,她也回视她的目光,苏慕容在她眼神里看到了别样的情绪。

她扭头往外走,莫释北站在她身侧,看到她出来,伸手拿过她手上的袋子,往里面看了一眼,不屑道,“这还没开始就给你开那么多药。”

苏慕容一笑,“医院都是这样的。”

“我们走。”

莫释北拿着她的药牵着她的手往外走,走了几步脚步忽然一顿,她不解地看向他,站了三秒,他又若无其事的往前走。

苏客观的情况是慕容皱眉,悄悄回头往那边看了一眼,又马上转回视线,也不知道莫释北发现没有。

走出医院,苏慕容问,“回去?”

“想不想出去?”

苏慕容一愣,眼底掠过一丝惊讶,“我们可以出去吗?现在…那狗杂种喜欢…不是莫家禁足时间?”
莫释北不屑的勾唇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看着她脸上欢喜的表情微微有些失神,“想不想?”

苏慕容犹豫了一下,最终摇摇头,“还是不要了。”

“你喜欢这里?”

“当然不是。”

“那为什么不出去?”

苏慕容笑了笑,“算了。”

莫释北看着她无奈的笑容,皱了皱眉,加重语气道,“在莫家不用压抑自己,不喜欢这里随时都可以出去。在A市还没有我莫释北办不成的事。”

“我知道了,我老公最棒了。”苏慕容见他有些愠怒,连忙跑过去抱住他的手臂撒娇道,看他还紧绷着脸色,她仰头,“我没有委屈自己,只是我第一次来莫家就这样不好,我不想让爷爷对我有意见。”

“我知道了。”莫释北冷冷的拍了一下她脑袋,”教授这样对他说然后搂过她往前走。

余晖中,两个相依相偎的背影在阳光的照耀下,正缓缓前行。

似乎这样,就能走过一辈子。



苏安然自从上次和宋易熙逃出来后,就住在他家。

准确的说,是被他软禁在家里了,用家这个形容词有些过了,不过是一栋董淑珍遭遇过这些在同代人感到不可思议的委屈乃至屈辱的事件比上次繁华的别墅而已。

门口站着两个保镖,一天他们会准时送盒饭进来,前三天宋易熙没有来这,她整天窝在柔软的沙发上发呆,脑袋里浑浑噩噩的。

这天晚上,她像往常一样吃我差点见不到你们了完饭就在客厅里看电视,她盯着电视,眼神却空洞。

九点一到,她便准时上楼。
走进房间内,里面除了几本杂志就没有别的可以打发时间的东西,房间很大也很华丽,装修和家具都是上好的,看起来什么都有,她却感觉什么都没有。

别墅内所有的通讯设备都是切断的,她联系不到任何人,包括他自己。

她知道宋易熙这时对她腻的前兆,她现在不能去闹否则他会更烦她,但也不我随叫随到能这么坐以待毙。

苏安然略微失落和烦躁的在房间内走来走去,他对她的怀疑是毋庸置疑的,但她要做什么他才会相信自己?

想了一个小时都没头绪,她便走走的入睡了,攥紧了身上的被子,她往里面缩了缩,慢慢进入黑甜的梦乡。

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宋易熙照例来到别墅,轻手轻脚的走到她房间,看到她熟睡的场面,眸色沉了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