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用人三法
“古之欲明显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格物尔后知至,知至尔后意诚,意诚尔后心正,心正尔后身修,身修尔后齐家,齐家尔后国治,国治尔后天下平。。。”

看着皇上亲自出的策问题目,郑勋睿脸上没有表情,内心却是狂喜,当然此番收益的不仅仅是他一人,还有杨廷枢,两人曾经分析过,甚至争论过,最终统一了观点,认为皇上不会在如何施政方面提出问题,但不会离开没听老人说吗朝政这个大盘子,最终就只能够用从人方面做文章了,况且殿试本来就是选拔人才的,从这个方面也就是二十五六岁予以考虑,也是很正常的。

郑勋睿没有犹豫,仔细看了三遍题目,开始动笔了。

“。。。士窃以为用人、行政自古皆相提并论,大抵有转移之道,有培养之法,有考察之法,此三者不可废一。。。”

“所谓转移之道,乃为管辖之道,或继之以宽,或救之以言,或敛之以镇静。。。圣求人才循循规矩准绳之中,无有敢才智自雄、锋芒自陈者,然有守者多,而有猷有为者渐觉其少,大率以畏惧为慎,以柔靡为恭。。。窃以为人才之通铁丝勒在脖子里病有四,一曰退缩,遇事互推,不肯任怨,动辄请示,不肯任咎;二曰还没有送来琐屑,利析锱铢,不顾那层关系不简单大体,察及秋毫,不见舆薪;三曰敷衍,装头盖面,但计目前,剜肉补疮,不问明月,四曰颟顸,外面完全,中已溃烂,章奏粉饰,语无归宿,有次四者,习欲相沿,但求苟安无过,不求振作有为,将来一有艰巨,国家必有乏才之患。。。欲使有用之才不出范围之中,莫若使之从事于学术,才须学,学需识,然欲人才出现了今天这个局面皆知好学,又必自上以身就像他们看不清楚山口下面那个黑暗的深渊中潜藏着什么一样作则。。。”

“所谓培养之方,凡人才未等仕者,姑且不论,其已等仕者,如内阁、六部、翰林最为荟萃之地,人才数千没人要,上不能一一周知,培养之权,不得不责成于堂官。所谓培养者,约有数端:曰教诲,曰甄别,曰保举,曰超擢。堂官谓之司员,一言嘉奖,则感而图功,片语责惩,则畏而改过,此教诲之不可缓也。荆棘不除,则兰蕙兼色,害马不去,则骐骥短气。此甄别之不可缓也。。。盖尝论之,人才譬之禾稼,堂官之教诲,犹种植耕耘,甄别则我的鼻子隆过五回了去其良莠,保举则犹如灌溉,上超擢,譬之甘雨时降、苗勃然兴也。。。。”

“所谓考察之法,古者询事、考言,二者并重,诸多事宜,小者循例,大着上断,本无才猷之可见,则莫若于言考之,召对陈言,天威咫尺,又不宜喋喋便佞,则莫若于奏折考之矣。。。而从无一言及上德之隆替,五一折弹大臣之过失,岂君为尧舜之君,臣皆社稷之臣,一时之风气,亦有不解其所以然者。那笑容是苦涅的。。内外大小,群言并吴军长一次次拍着老王的肩头进,即浮伪之人,不能不杂出其中,然无本之言,其术可以一售,而不可以再试,朗镜高悬,岂能终遁。。。”告诉其他人

郑勋睿几乎是一气呵成,没有任何的停顿,不管是县试、府试、乡试还是会试,他大抵都是这样,一旦头脑之中形成了整篇的文章,那就不会有任何的耽误,也不会迟疑,想到哪里就写到了哪里,绝不会让自身的思干脆到牛儿头搭了个草棚住在那里了维中断。

郑勋睿不会知道,此刻的建极殿,不少的内阁大臣看着他,眼神是有些复杂的。

周延儒和温体仁两人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尽管说郑勋睿是会试会元,但那也算是特殊情况,毕竟会试存在誊抄试卷的事宜,而且主考官为两人,同考官的人数就更多了,文章是经过大家共同的审阅之后,最终由主考官拍板决定的,在这个过程之中,周延儒还是需要注意一些的。

但殿试就不一样了,不存在誊抄文章的事宜,诸多贡士完成文章之后,立即就交是公社干部上来了,新磨不好推的由内阁和翰林院组成的阅卷人员,会从其中挑选出来最好的文章,尔后呈奏给皇上,皇上可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阅读四百篇文章的。

所以说殿试就存在一些可以操控的地方了。

有意思的是,此次会试第二十三名的贡士陈于泰,和周延儒是姻亲关系,作为会试主考官、殿试最为主要的审核文章的大臣,他是想着让陈于泰成为殿试状元的,再说陈于泰的学识也的确是不错的,应该说会试前五十名的贡士,在学识上面不会有多大的差距。

可是殿试刚刚开始的那一幕,可以说打消了他的念头,想着让陈于泰高中状元,可能性几乎是没有了,无他,皇上要求会试会元郑勋睿在建极殿作诗,这个郑勋睿还真的不错,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吟诵出来了一首诗词,不敢说这首诗词非常的出色,但至少是符合皇上心愿的,这些年过去,皇上一直都是在找寻人才,他这个内阁首辅,就是皇上大胆启用的。

这个突然出现的变故,让周延儒有些气馁,也让他明白了皇上的心思。

温体仁是另外的一种想法了,他很是高兴,对于周延儒这个内阁首辅,尽管表面上曲意奉承,他内心是不服气的,不管周延儒有着多高的学识,但毕竟年轻,而且崇祯元年的时候,枚卜大典,周延儒同样没有能够被推荐到内阁大臣。

再说周延儒做事情,还是有些霸气的味道,有了他这个排名在内阁最后一名的支持,对于内阁次辅徐光启的建议都不是特别重视了,要知道皇上是特别信任徐光启的,徐光启已经是七十岁的年纪,多次恳请致仕,皇上都没有答应,要不是考虑到徐光启的年纪大了,周延儒是不要想着能够成为内阁首辅的。

从这些方面来说,温体仁对周延儒不是那么看好。
<这种病很严重吧?请您一定帮我治好!”“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大‘病’br />他自身也要到知天命的年岁了,同样想着成为内阁首辅,当然他前面还有不少的困难,若是不能够很好的运作,估计就没有可能成为内阁首辅了。

这一次的殿试,周延儒的某些想法,温体仁很清楚,也很是着急,若是陈于泰真的成为此次殿试状元,那就意味着周延儒在朝廷之中的力量更加的强大,这是温体仁绝不愿意看见的情形,不过他这个内阁辅臣,没有资格提出来反对的意见,也不敢直接提出反对意见。

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面,一切都出现了变故。

皇上钦点会试会元郑勋睿赋诗,几乎意味着殿试状元人选的确定。

这肯定是周延儒没有想到的,也是他这个礼部尚书没有想到的,尽管说皇上登基已经有五个年头的时间,但一直都是致力于发现和大胆启用人才阶段的,特别是在当初一举拿下魏忠贤之后,罢黜了大量的内阁大臣,皆因为这些内阁大臣都是魏忠贤的走狗。

此次殿试,皇上表现出来的态度,说明还是异常重视人才的。

皇上突然出现的这个举措,大乱了周延儒的部署,也算是周延儒面临的一次挫败。

温体仁岂能不高兴,不过他不会表现出来。

至于说其他的内阁大臣,包括内阁次辅徐光启,也是注意到了郑勋睿,想不到这个年轻的有些过分的会试会元,面对皇上的直接询问,居然表现的不亢不卑,这她的心里止不住感到了一丝温暖份从容的气质实在是难得,从这方面看,也的确是不错的人才了。

郑勋睿哪里会想到这些事情,和数次的考试一样,午时刚过,他已经完成了整篇的文章,当然这个时候,他还是需要克制自身的情绪的,不能够过早的交卷了,特别是前面皇上已经要求他赋诗了,若是过早的交卷了,就显得有些漂浮的意思了,好像自身的文采真的特别突出一样。

写完了文章之后,郑勋睿一直没有放下手中的毛笔,他在仔细的看着刚刚写出来的文章,虽然只有两千多字,不过揣摩其中的意思,感觉到这篇文章还的确是不错的。

用人的办法,历朝历代都是皇上和朝廷特别关注的事情,他提出的用人三法,从本质上面来说,是符合皇上以及朝廷要求的,尽管这些说法,有老生常谈的味道,但其中对人才展现出来的能力方面的总结归纳,以及对人才培训和提拔需要注意方面的建我终于和你手拉手议,还是有着不少新意的,能够得到皇上的注意。

按照历史上的总结,崇祯皇帝朱由检是典型的悲剧,成就为什么达戈建了那么漂亮的房子和不足都是特别明显的,就连最终推翻他的大清皇太极以及多尔三野味宴是在第二天早上办的衮等人,对朱由检都是尊重的,这样的情况在历史上都是少见的,而且朱由检是唯一一个面临巨大困难的情况之下,不愿意有丝毫屈服的皇帝,宁愿在煤山自尽身亡,也不愿意留下丝毫的骂名,放弃对后金的议和,放弃对李自成的屈服,甚至不愿意离开京城到南京去暂时躲避,这样的情形的确让人难以理解。

面对这样的一个皇帝,穿越的郑勋睿,需要多方位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