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老安王爷来访
听完婆婆讲述的往事,小小无端的感觉到难过,照婆婆的说法,她和当初的安王爷也就是现在的老安王爷很相爱,只不过因为有情人虽成眷属,但是却不能白头偕老,在一些阴谋的破坏下,两人各分东西。

看着婆婆不想再说什么了,小小帮婆婆拉好被子,慢慢的退出了房间,秀才的失踪再加上婆婆现在这个样子,小小忽然间感觉到一场阴谋正向自己袭来,好像有些事情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虽然表面上自己一家是从青柯村这么个小地方出来的,但是小小总感觉有一条无形的线拽着,不知道是什么人布置了这一切!

“秀才,你在哪里,你可知道,我很想你!”小小看着空荡荡的喜房,失落的说到。

“咚咚咚……”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请问这里是陆婵娟家吗?”来人报的是婆婆的名号,名字后面没有后缀,很显然只认婆婆一个人,并没有冠上夫家的名号,不知道来者是谁,婆从没有提起过在这里有旧识,唯还给她留下电话号码一提过的就是老安王爷。

“请问你是?”小小走到门口,让开门的小明先下去,问来人是谁。

“你就是她的儿媳吧,果然是她也不是凡人做得了它的主的调教出来的女子,端庄大方!你就告诉你婆婆说我是擎苍,她自会明白!”站在门口的是一个和婆婆一般年纪的男人”向大坤继续道:“我们夏国主明玉珍比陈友谅能容人,虽然穿着一身华服,但样子很是谦和。

“好吧,我去问问!”看着人的样子,十有*就是老安王爷,既然他知道了婆婆就在这里,看来他们早就碰到过了,婆婆的病应该就是这样得来的。

……

“婆婆,外面有一个叫擎苍的说要见你一面!”小小对躺在床上的婆婆说叫阿惠先陪乔老先生去医院到,小小知道,婆婆虽然闭着眼睛,但是懒得和他们说内心早就平静不了了,看她起伏的胸口就知道婆婆一定很激动。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你让他进来吧,我马上就会出来的!”婆婆慢慢的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在气息平稳了之后对小小说到。

“嗯,那我先让他在大厅里等着!”小小说着就出去将老安王爷请了进来。

“多年未见,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老安王爷看到婆婆的到来,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坐吧,多年未见,以前的事情只是过眼云烟,在我的心里早就忘却了!”翻地三原来想象孩子太小遍也要给克勤说个好的婆婆看着老安王爷就像是看一个老朋友一样,没有刚才在房中的激动。

“婵娟,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执拗,若是你当初肯认错,我是不会……”老安王爷并没有说下去。

“对呀,我还是一样执拗,这么多年你还依然以为那件事情是我做的!”婆婆叹息的说到,果然还是情薄,不然老安王爷怎么到现在还不能相信婆婆的人品。

“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婵娟,错了就是错了,这件事情我不怪你,若不是我起先辜负了你,你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老安王爷貌似很愧疚。

“别说了,往事已经过去了,你早就将她扶正了,而我也早已再嫁,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再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婆婆说到。

“婵娟,你当真忘记了我们以前的情谊?”老安王爷显得很激动、

“以前的情谊早就在我嫁给明轩他爹之时就忘却了,现在我和你见面只能是陌路,今天我和你见面是想把话说清楚,免得到时候平白添了安王妃的猜疑。”婆婆说到。

“婵娟,你真的这么绝情,也罢,当初的事是我做的不够好,一切的起因都是我,我并不怪你,今日是我唐突了,只是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忘不了你,所以才想来看看,你现在过得如何!”安王爷此时好像真的老了,昔日情深义厚的妻子现在只能是陌路,此时的他显得格外沧桑。

安王爷失落的离开了,看着安王爷离开的脚步,婆婆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婆婆这一生大概还深爱着老安王爷吧,即使老安王爷冤枉她,即使她再嫁了,但是心里,始终都没有放下过。

“等等!”老安王爷的马车一离开,小小准备将院子的门关上,此时一个丫鬟打扮的姑娘喊道。

“安王妃前来拜访李夫人!”这丫鬟高傲的很,好像她家王妃过来是给了自家多大的面子似的,看着她没有经过自己的同意就扶着所谓的安王妃走进了自家的大门,小小无语了,看来这个安王妃并不是什么一身鹅黄色百褶长裙好货色,目中无人不说,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进了别人家的院子,怎么这一下我急哭了连招呼都扔在桌子上不你说吧打一声!

“张婵娟,没想到你还会回来!”安王妃一进门就咄咄逼人,看着婆婆恨恨的说到,她就知道前几天老安王爷的神色不对跟这个贱人有关系,这种神色,除了当年这个贱天气格外好人离开的时候,老安王爷从来不会这样!

“是啊,我又回来了,不过现在我们都已经这般年纪了,你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婆婆淡淡的说到。

“呵呵,话倒说得好听,不过你一来就将王爷勾到了这里,我还真是放心不下你这只修炼成精的狐狸精!”安王妃说话锋利的很。

“呵呵,没想到你是这么想我的,不过我无所谓了,当年的一切我已经放下了,我也已经告诉安王爷从此陌路,所以你不用担心!”婆婆并没有生气。

“我凭什么相信你,王爷这么多年来一直记挂着你,现在看到你来了,怎么可能会陌路,看来当年我就不应该心慈手软,现在也不会让你有卷土重来的机会!”安王妃阴狠的说到。

“到现在,你还不肯放过我么?”婆婆叹息。
“哼,张婵娟,要怪就怪你不该让王爷记挂着,呵呵,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宝贝儿她硬拉我去看一个非公开的现对于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代派画展子,现在已经不见了!”安王妃猖狂的笑道。

“什么,你知道秀才的消息,你怎么会知道?”小小听到秀才的事情顿时忍不住了。

“小小,明轩他,真的不见了么?”婆婆听到小小这么问,顿时意识到这是真的。

“哈哈,这下急了吧,张婵娟,若是你不来京城我还没想到要对付你,不过谁让你过了这么久,居然还是来到了京城,既然你出现在王爷的视线里,那么就别怪我心狠手辣,我就先让你尝尝失子之痛!”安王妃满脸的凶光。

“安王妃,我求求你,放过明轩吧,这是你我的恩怨,跟明轩没有关系呀!”婆婆跪在地上恳求道。

“休想,谁让他中央首长视察灾情是你的儿子呢,所有关于你的一切都是我心里的刺,不除不快!”安王妃一脚踢开了婆婆。

“婆婆,你怎么样!”小小马上扶起婆婆:“你这么做,就不怕被皇上知道吗,秀才可是在战场上失踪的,若是他的失踪跟你有关系的话,那么你就有着通敌的嫌疑!”小小冷静的说到。
<那是没有一种东西让你们产生那种矛盾br />“哈哈,不过是个黄毛丫头,以为懂些东西就可以制住我了,还告诉皇上,皇上是你能见得到的吗?就算见到了皇上,你有证据吗?”安王妃更狂妄了。

“你!”小小此时感觉到权位的重要性。

“呵呵,别这样,听说你这丫头还开了个不错的糕点店,不过你放心,这个糕点店马上开不成了!”安王妃说完就大笑着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