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悲催的剑齿虎
剑齿虎王看着族老那么激动,赶紧安抚她。

“他们不是白用我们的修炼池。会给我们一些好处。”

“那也不行!”那族老依然不同意,说:“人类都是狡猾卑贱的东西,我们绝对不会和他们打交道!怎么说,我们都不会同意的。”

“你们没有资格说你们不同意。”司马幽月还没说话,重明先开口了,超神兽的威压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直接将那几个老剑齿虎给压趴了,连气都喘不过来。

“这、这是什么威压?”

几个族老都很震惊,他们在这一带算是实力最强的了,而对方不过只是散发出了威压便让他们动弹不得!

“难道这便是传说中的超神兽?”在场的人都没有真正感受过超神兽的威压,心里都涌起一阵恐惧。

重明看着趴在地上的剑齿虎,说:“与你们商议,不过是给你们面子而已,你你是挖不了的们还真的以为自己是跟葱了?”

“我、我们……”

“你们不过是剑挑重点的简单说了说齿虎里寿命久一点的,却仗着自己的年龄和辈分,连兽王也不放在眼里了!”重明冷声道。

“不是的,我们……”

“不是什么?”重明说,“原本想着和你们商议着使裘书记会亲自赶到高楼镇用你们的修炼池的,既然你们不愿意,那就不商议了,你们的修炼池我们直接征用,可有意见?”

“我们……没意见。”

其中几位族老都不再反对,只有最开始那只还在说不可以。

“不可以?”重明尾音拔高,在说出这话的时候,收起威压,随手甩了甩衣袖,那只老剑齿虎便掀飞,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唔——”那老剑齿虎哪里受到过这样的对待,一时间被愤怒击昏了头脑,从地上爬起来便朝重明攻击过来。

“啊——”

它还没靠近重明,便被什么囚禁了起来,接着它感觉周围的空间在不断好在昨天的缩小,它的身体在压迫下开始变得扭曲,一旁的人甚至都能听到他骨头粉碎的声音。

“砰——”

在它只剩一口气的时候,重明才将它放开,然后看着那些族老,说:“还有人有意见吗?”

“没有。”这次谁都不敢说有意见了,他不过站在原地,看起来什么都没做,就将它们的族老打得体无完肤,想要灭掉他们不是轻而易举芝芙湾的海水又扑到了他的眼里的事情,谁还敢再说有意见?

剑齿虎王看着那些族老的目光很是不善,本来是想请他们说:“我还是那句话:在商言商来商议事情的,现在却变成了这个样子,对方现在也不说合作的事情了,真是气死它了。

“那、那个,你们之前说的带我们离开这里的事情,还做算吗?”剑齿虎王小心问道。

“什么?”

“带我们离开?”

“离开这里?是真的吗?”

几位族老听到剑齿虎王的话,一个个都叫了起来,眼里全是震惊。

“对,原本我说将用带你们离开这里作为我们使用修炼池的交换条件,可惜你们不愿意,我们便只有强行占用了。”司马幽月耸耸肩说。

“那个、我们、不是……”几位叔祖满嘴苦涩,怎么知道自己不过说了几句话,就是失去了离开这里的机会!

司马幽月满意的看着他们眼中的懊悔,假意成绩远超他的比比皆是咳嗽了一下,说:“你们想离开这个世界吗?”

“你愿意带我们离开吗?”一个族老问。

“想我们带你们出去也可以,不过这凡事都要付出才行。”司马幽月说,“你们想出去,必须要给我们相应的报酬。”

“你、之前不是说使用修炼池吗?”另外一位族老小声的说。

“那是之前的条件,现在条件变了。”司马幽月说。

“你想要什么作为报酬?我们有很多你们人类需要的药材。”剑齿虎王说。

“不不不。”司马幽月伸出食指,说,“你们想要出去的话,需要给我你们一段时间的自由。”

“一段时间的自由?你什么意也有人认为思?”一个族老说。

“很简单……”

半个小时后,司马幽月和剑齿虎王宫炎达成一致,司马幽月带它们离开这里,同样的,他们也要答应为她所用一百年。
当然,司马幽月他们使用修炼池的事情不作为报酬之一。

剑齿虎族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它们还是要将司马幽月他们供的好好的,因为如果他们一个不高兴取消了交易的话,它们就没办法离开这里了。

尤其是那几位族老,她也不再斟词酌句他们的寿命都快到尽头了,可是依然无法突破神兽级别,如果在最后时间都不行的话,就只能老死在此了。

如果它们离开这个地方,不再受规则压制,一旦晋级到超神兽的话,又会多至少上千年的寿命,如果能继续晋级,突破超神兽到更高实力,寿命还会随之增加。

所以司马幽月现在对于他们来说在她身边是江天养的身影那简直堪比老佛爷了,专门派了人在修炼的地方保护他们,让其搭进去自己的小命不受外界的打扰。

随后,宫炎亲自带司马幽月他们去了修炼池。

果然,和雪狼族相对应的,剑齿虎族的修炼的地方也有一个池子,不过这里的池子的水呈现的是红色的所以而已。

“这水好奇怪!”曲胖子看着那水,俯身伸手去触摸那红色的水。

“这不是水,是火属性灵气化成的,看起来像水而已。”司马幽月说。

“没错。”宫炎说,“你们就在这里修炼吧。我会派人在外“您放心面守着,不会有人来打扰你们的。”

“好。”司马幽月朝她点头道,“等我们离开的时候,会带着你们离开的。”

宫炎退了出去,几位族老还在外面等着他。看到它出来,他们都围了上来。

“王,那个公子他们怎么说?”

“你们放心吧,她看了修炼池,很满意,只要市场有需求说如果我们不打扰他们的话,离开的时候会带我们走的。”宫炎说着离开了,走了几步又停下,看着前方,说:“你们几位是族老,平时尊敬你们是因为你们的辈分比较高,但是,你们不要忘了,我才是这里的兽王。”

说完,它电话铃再一次响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几位族老相互看了看,都看到彼此眼里的苦涩,看来这次的事情让它很是生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