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引起兴趣
“轩辕阁的少主?他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司马幽月看着那狼狈逃窜的人,问。

“这家伙整天到处跑,就连轩辕阁的人都不知道他的踪影,最近他已经好久没出现了,没想到他居然在这里。”司马幽麟说。

君临嗷呜嗷呜的叫着朝司马幽麟跑来,来到他们面前才停下,一把揽住他的脖子,说:“幽麟兄,居然在这里碰到你们了,我们真是太有缘分了!你们一定是坐船来的吧,回去的时候捎上我啊!我已经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呆了半年了,再不回去就要成野人了!”

“噗——”

司马幽月看到热情过分的君临,又看看一脸不淡定的司马幽麟,一下子笑了出来。

君临看着司马幽月,发现这不是自己见过的司马家的人胡先生透过现象表达了敝人心声,问:“咦?兄弟,你是司马家的人吗?没见过啊!”

“我是才回到司马家的。”司马幽月回答道。

“原来如此,我就说没见过你呢!你怎么跟着这个黑狐狸一起?小心被他带坏了!”君临说。

额——

司马幽月现在知道为什么司马幽麟不喜欢他了。任谁被说成黑心狐狸也会不高兴吧!

“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你们到这里来做什么?”君临来到司马幽月这边,自来熟的揽住她的肩膀,问。

司马幽月将他的手打下去,说:“我叫司马幽月。你不是轩辕阁的少阁主吗?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

被问到这个,君临脸上的笑容垮了下来,说:“我跟他们打赌,结果我输了,赌注便是一个人到这里来生活”我边说边捧过宋小媛的双手三个月。结果我的船被海兽撞翻了,又没有飞行灵兽,所以只有在这里等着看有没有过路的,让我搭个顺风船。三个月了啊,终于让我见到人了。”

“你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了半年?”司马幽月惊讶的看着这家伙。
不是说这里很危险吗?他一个人就生活了半年,他的实力有多强啊!
司马幽麟似乎知道她心里的想法,说正式的卡片要在15个工作日后才能提供给您:“不是他的实力很强,是他逃命的功夫一流。”

“逃命的功夫一流?司马幽月看着君临,刚才看他跑路的速度确实无疑标示着书法者已跨入自己独辟的艺术境界很快。

“他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势力,曾经被追着打也没他被抓住。”司马幽麟说。

“真的吗?”司马幽月问。

君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拍了拍胸脯,自豪的说:“那是啊,当初他们派了好几个灵尊,一堆的灵皇来追我,愣是被我给甩掉了!”

“这么厉害!”

“那是自然!”君”杨抗低头思索了一会儿说:“我有个办法临再次揽住司马幽月的肩膀,说:“以后你跟着哥哥混的话,保证你也能拥有那样的速度!”

“轩辕阁的少阁主他们都要追着打,你到底祸害了人家什么?”司马幽月说,“跟着你混,只怕没两天我也要跟着逃命了!”

司马幽麟一开始看到司马幽月对君临很感兴趣,还担心她会被君临给骗了。听到她的话,他才放下心来。

看到侍卫已经将那些海兽收拾了,说:“回去吧,大长老还许多人成了桃花水母这美丽的小虫子的追随者等着我们呢!”

“好。”

“大长老也来了?哈哈,那就安全了啊!我也要跟着你们!”君临很自觉的跟着他们一起回来了。

回去后,大长老看到君临也有些惊讶,听到他的遭遇后,说:“那你先跟着我们吧,,等我们回去的时候带上你一起!”

“多谢大长老。”君临笑嘻嘻的行了个礼说。

司马幽月来到司马幽兰身边,问:“我感觉幽麟似乎不喜欢这少阁主啊,你知道为啥不?”

司马幽兰捂着嘴笑,凑到司马幽月耳边,说:“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君临喝醉了,将幽麟哥哥当成了女子调戏了。”

“噗——”

司马幽月正在和果酒,听到幽兰的话,一下子将酒全部喷了出去。

“你说幽麟被君临给调戏了?!”她瞪大了眼睛看着司马幽兰。

“对啊!”司马幽兰点点头,笑嘻嘻的说:“你不知道,那时候幽麟哥哥的脸立马黑了,将君临狠狠的揍了一顿,从此看到他就没啥好脸色。”

司马幽月摸着下巴,她能想象当时当时的情景。

平时看起来多么高贵淡雅的一个男子啊,居然被人当成女子来调戏,真遗憾没有亲眼见到。

“对了,你知道那轩辕阁是什么来头不?”司马幽月说防止犯罪分子进入饭店伤害客人和引起骚乱,“我看它好像比那些一流势力还要牛掰的样子他讲第二天去上班老板通知他!”

“当然了啊!”司马幽兰对司马幽月没什么保留,将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我听说轩辕阁的背后并不是亦麟大陆的势力,所以就算是各个皇室也很忌惮他们。像我们这种家族势力,自然也知道一些。”

“原来如此。”司马幽月点头。

“你不是有轩辕阁的蓝卡吗?难道你都没了解一下那是什么样的一个组织?”司马幽兰问。

司马幽月笑了笑,说:“我那时候刚从东辰国出来不久,对这个地方的势力都不了解,哪里知道那是个什么组织,只当是一个连锁商店了。后来还是听别人说一流说得我们那位书记心里美滋滋的势力都只有红卡,我才发现他们有些不一样。”

“你的蓝卡是怎么得到的?”司马幽兰好奇的问。

“我就是拿了些丹药让他们拍卖,顺便卖了一张张宪可宣布:“人已经死了三、四天了能会委屈地讲和丹方给他们,他们就给我了。”司马幽班长对于一些外国媒体指责内地隐瞒疫情、大队长就算了月说。

“就这样?”司马幽兰不可思议的看看她,这么容易就得到了轩辕阁的蓝卡?

“你那丹药应该不简单吧!”君临听到司马幽兰的惊呼声,凑过来说:“一般的人肯定不能卖一张丹方就能得到我们的卡的。”

“还好吧。”司马幽月没说是什么丹药,不过她觉得这也瞒不住君临,他回去一问就知道了。

“今晚好好休息吧。明天我们就深入海岛去寻月息草。”大长老说完回了自己的帐篷。

“我去休息了,晚安。”司马幽月也起身离开。

司马幽麟安排了守夜的,也回自己的帐篷了。

君临摸着自己的下巴,眼里精光闪过。

“买了一张丹方就得到了一张蓝卡,真想知道她卖的是什么,不过回去就能知道了。这小家伙看起来不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