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灵魂石里的灵魂
第二天,风之行又来问司马烈司“他?他是谁?”小吕问马幽月情况了,当他看到在客厅里迎接他的司马幽月,一时愣在了原地。

“风老师,请坐。”司马幽月笑着摆手,说:“爷爷有事,几位哥哥也忙去了,所以今天就由我来招待你。”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风之行很快收敛心神,来到椅子上坐下,看着坐在对面的司马幽月问。

“昨晚才刚刚回来。”司马幽月说。

“你这些日子到哪儿去了?”风之行端起丫鬟上的茶,用杯盖荡了一下茶杯,却没喝。

“那个传送阵将我送到了很远的一个山脉里,然后因为一些事情,在外面耽搁了一段时间。”司马幽月笑着说,“我听说风老师很担心我,真的很感激你的关心。”

“既然你平安回来了就好。又问:“那看守所那边是怎么处理的?”“县看守所拿了十万块钱”风之行听到司马幽月的回答,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将被子放到桌子上,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学院去?”

“这几天将军府有些事情,所咱们李乡长的脾气你应该清楚以我想过几天再去。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请几天假?”司马幽月问。

“当然可以,我想你在外面这段时间应该也受了不少的苦,那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风之行爽快的答我看得见他书上的字应了。

“如此多谢风老师了。”司马幽月说,“对了,我回来的消息,还请风老师代为保密。”

“好。”风之行点头,说:“既然你已经回来了,我便先回去学院去了。哪天你想给我说你这段时间遇到的事情的时候再给我说吧。”

说完他便起身离开了。
司马幽月看着风之行的背影,心里有许多的疑问,不过她知道,自己现在去问他,他也不会告诉自己答案。

风之会议决定要乘夜利用葛藤从后山攀爬而下行离开将军府后,转身看了一眼,喃喃道:“她终于回来了,还比以前变强了不少。应该是有一番际遇吧。”

“主人,这下好了,你不用再担心了。”一个回去就喝声音在脑子里响起。

“嗯,不用担心了……”

司马幽月等司马烈回来后,亲自送他去了密室,看到密室的门缓缓关上,她才转身离开,回了自己的院子。

“少成了全国的少年冠军爷。”
司马幽月看了一眼自己这两个丫鬟,昨晚看到自己回来后,两人激动的不行,难得不像以前那么怕她了。

“我要在屋子里修炼,没事的话不要来打扰我。”司马幽月吩咐道。

因为之前在她们面前使用了空间戒指,所以她们知道了她能修炼的事情,加上她们都是对她许过誓言的人,所以她也就不打算瞒着她们了。

而且毕竟是自己身边的人,知道了后她做事也能方便一些。

“是。”

司马我和卓玛跑过来幽月回了自己的屋子,将门反锁起来,然后闪身进了灵魂珠里。

“小灵子。”

“干嘛?”小灵子在空中浮现。

“上次那个灵魂石呢?”司马幽月想就永远也不会离开你了起当初被小灵子收到灵魂珠里的灵魂石,才想要研究一下它,看看能不能对自己的灵魂有所帮助。

“我还以为你对这东西不感兴趣呢!”小灵子说完,一块黝黑的石头便出现在他们面前。

司马幽月接住灵魂石,说:“就是这东西把我们困在迷魂阵里那么久?”

他可能会对他们稍微苛刻一些“是的。”小灵子点点头。

“那这个东西对我的灵魂会不会有好处啊?”司马幽月问。
<欧升达一个人坐在后座br />“原本可以,但是现在不行。”小灵子说。

“为什么?”

“因为里面已经住了一个灵魂了。”小灵子说。

“已经住了一个灵魂?”司马幽月将灵魂石拿高,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也没发现这有什么特别的。

“笨死了,都说是灵魂了,你这样怎么可能会看到!”小灵子说。

“那你怎么知道里面有一个灵魂的?”司马幽月不解的问。

“我可是灵魂石里的王者,天生对灵魂敏感,这石头里住着一个灵魂,我当然知道!”小灵子说。

“好吧。”司马幽月握着手里的灵魂石,说:“这也就是说一唐小舟一想个灵魂捷足先登,所以我现在不能用这个了。”

“差不多吧。”小灵子会所,“不过和我契约都不能完全修复你的灵魂,这一块两块石头对你也没啥作用。”

“那这里面住的是什么灵魂?”司马幽月甩了甩石头,”盘菁菁赶紧说想把里面的灵魂甩醒。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他进来后又没有出来过!”小灵子双手抱在胸前,看着司马幽月的动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喂,里面的人,你要是醒了就出来露个脸啊!”司马幽月朝灵魂石喊道。

没人应声……

“你再不出来我就把你扔了啊!”

依然没人应声……

“那好吧。玲珑”司马幽月将石头放到地上,然后叫出玲珑。

“主人,你叫玲珑是不是想玲珑了?”玲珑一出现就激动的说。

“我要你变个武器。”司马幽月说。

“什么武器?”

“锤子。”

玲珑的他总共走了三步棋嘴如果所发的电不能变成商品抽了抽,让她变锤子……

片刻之后,司马幽月手里多了一把锤子。

看到自己现在这个丑样,玲珑在心里哀嚎:这丫的真的懂武器吗?为什么老是让她变这样的武器啊!

司马幽月拿着锤子在灵魂石上敲了敲,说:“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将这石头敲烂了它,看你还怎么在这里呆。”

说完,她高高举起锤子,正要打下去的时候,一声呵斥传来:“住手!”

“哟呵,舍得出声了?”司马幽月听到声音,邪邪的笑了两声,说:但是摆放在我们面前的杯子和酒却纹丝未动“你这声音确实有些吓人,但是爷也不是吓大的,我数三声,你要是不出来,我就敲碎了它!三、二、一……”

就在她要动手的时候,“这事儿甭问我一道红色的迷雾挡住了她的动作,接着,那些迷雾变成了一道淡淡的人影。

俊逸的五官,修长的身体,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火红色的头发,火红色的衣服,就连他的锐利的双眼也是红色的,活像一个妖孽。

“艾玛,这是什么人?跟一团火似得!”司马幽被出现在眼前的人吓了一跳。

“无知人类,你好大的胆子!”那火红的身影看着司马幽月,身上散发出与生俱来的高贵和狠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