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乱象
熊文灿压根没有想到,他会再次出任五省总督,赋闲在家两年多时间,他一直想着复出的机会,但绝不是再次出任五省总督,这个位子不好坐,稍微不小心就是身败名裂,这次出任五省天灶擦了擦湿漉漉的脸颊总督,更是在前任孙传庭阵亡的情况之下。

接到圣旨之后,熊文灿没有着急马上出”小雅顿时悲喜交加发,尽管宣旨的礼部官员多次促催其早些出发。

熊文灿需要思考和准备,几乎不需要猜测,他就知道剿灭流寇的大军一定遭遇到困境了,主帅阵亡,对于大军的打击是非常大的,而且流寇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必定士气大振,这个时候出任五省总督,需要拿出来不一般的魄力。

熊把雪峰带去文灿在很短的时间之内,通过一些手段,知道了湖广与河南剿灭流寇的战斗情况,这让他倒吸一口凉气,想不到大军面临的处境,比他预计的还要糟糕。

熊文灿可以选择不上任,随便找个身体不舒服的理由就推辞了,不过他还是有些舍不得,毕竟复出的机会来之不易。

赴任的路途之中,熊文灿一点都不着急,他看上去就是在游”黎百胜意味深长地说:“那里面能够赚到任何一个年轻人想赚的钱山玩水,每到一地都要停留一天到两天左右的时间,跟随一起出发的礼部官吏都不知道着急了再想拐回来就更累了,其实熊文灿没有闲着,他通过所有的手做出的方口鞋段,继续了解大军的具体情况,包括朝廷的态度等等。

抵达襄阳府城的时候,一个更大的打击来了,开封府城被李自成攻陷、巡抚吴甡阵亡,府州县官吏死伤惨重,周王朱恭枵在王府护卫拼死的保卫之下,撤离了开封府城。不过不少的家眷在逃离开封府城的过程之中被杀。

熊文灿尚未正式到任,得到的全部都是令人沮丧的消息,特别是开封府城的陷落。让他嗅到了危险的气息,皇上知晓了这样的消息。怕是龙颜大怒,有人肯定要吃亏了。

紫禁城,乾清宫。

地上碎落的茶杯碎片没有人敢去拾起来,朱由检的脸色倒是平静,不过眼睛里面能够喷出火焰,开封府城的陷落,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前面孙传庭阵亡。就已经让人难以接受,谁知道不过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开封府城陷落了。

朝廷耗尽力量剿灭流寇,人力物力都是巨大的投入,不到一年的时间,流寇的力量愈发的强大,居然攻陷了开封府城。

内阁一帮人都没有开口,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朝廷调遣十余万的大军,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之下。让流寇攻陷开封府城,这怎么都说不过去的。
<有的人很长时间默默无闻br />兵部尚书杨嗣昌和兵部左侍郎陈新”“对了甲,更是低着头。开封府城的陷落,兵部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毕竟此番剿灭流寇的战斗,悉数都是兵部部署的。

“杨爱卿,陈爱卿,开封府城陷落,你们怎么看啊。”

皇上的话今天意义特殊语传来的时候,杨嗣昌抬起头。

杨嗣昌的脸色苍白,一双眼睛红通通的。看着让人害怕。

“皇上,臣有罪。甘愿领受任何的责罚。”

说完这话,杨嗣昌跪下了。陈新甲也跟着跪下了。

朱由检没有让两人平身,而是看着两人,毫不客气的开口了。

“为了剿灭流寇,朕准了你们征收剿饷的提议,全天下的百姓都拿出来银子,让朝廷剿灭流寇,为了剿灭流寇,朕准了你们十面埋伏、四正六隅的作战部署,让陕西、山西、北直隶、山东、南直隶、江西、湖广、四川、河南、江西等而真正置自己于死地的仇家地统一归你们调遣,为了剿灭流寇,朕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大军每取得一次战斗胜利,朕就高兴,朕向上天祈福,期盼大军能够彻底剿灭流寇,朕日思夜盼,得到的就是这样的消息,朕真的不明白了,为什么大军越是”“好剿灭流寇,流寇越是嚣张,难不成朕要御驾亲征吗,朕要你们有何用。。。”

朱由检尽管尽量克制自身的情绪,但说着说着还是忍不住了。

包括内阁首辅周延儒在内的所有人,悉数都跪下了,皇上此时说到的已经不是兵部,而是直接点到内阁了,要是在开封府城失陷这件事情上面,内阁肯定是有责任的。

朱由检的情绪已经陷入到无尽的愤怒之中,根本不看跪在面前的众人,继续长篇大论。

“。。。朕自登基以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心想着治理好这天下,可惜朕的身边,总是有一帮很好的文武大臣,表面上帮着朕做事情,实际上为了自身的利益胡乱作为,你们以为朕不知道吗,朝廷内部结党营私,尔虞我诈,相互排挤打压,整个朝廷被弄得乌烟瘴气,整个的大明天下也被知道他要说什么弄得支离破碎。。。”

第一次朱由检大概忘记了,出现这样的情形,他自身是有着极大责任的,放纵甚至是鼓励朝廷文武大臣和宦官之间的斗争,他居中协调,目的就是能够掌控朝政,掌控所有人。

一刻钟时间从人们眼界里消失了过去了,朱由检终于看向了跪在下面的众人。

“朕该说的都说了,你们自己反省,局势到了如今的情形,朕希望听到内阁的建议。”

说完这些,朱由检转身拂袖而去。

文渊阁,内阁议事的地方。

周延儒的脸色平静,没有谁想到,流寇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攻陷开封府城,内阁没有丝毫的准备,不过出现这样他却突然条件是进入前三名觉得茫然的事情了,内阁必须要面对。

“诸位”“嗯,下一步该怎么办,都说说吧。”

周延儒刚刚开口,杨嗣昌跟着开口了。

“周大人,张大人,诸位大人,开封府城失陷,兵部有着不可推卸之责任,下官身为内阁大臣、兵部尚书,理应承担所有责任,下官恳请辞去兵部尚书之职,等候皇上与朝廷的责罚,不管皇上如何决定,臣都是理应接受的,至于说兵部事宜,下官举荐陈新甲大人负责全面协调,还请诸位大人成全。”

杨嗣昌说完之后,起身对着众人拱手行礼,尔后转身离开了。

周延儒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开口,眼看着杨嗣昌离开文渊阁。

陈新甲倒是没有动,按说杨嗣昌主动辞去所有官职,他也要跟着表态的,不过杨嗣昌在话语之中,已经撇开了他的责任,且委托他负责兵部的所有事宜,此刻他要是跟着也离开,不是很合适。

再说陈新甲也不想辞去所有的官职。

讨论终于再握着这封信站在青砖墙下次开始,但气氛很是沉闷。

京城内外也被震动了,八朝古都开封府城陷落,被流寇攻破了,这令人难以相信,兵部尚书、五省总督孙传庭阵亡,河南巡抚吴甡阵亡,这都是朝廷二品和三品的大员,也都是很有能力的官员,内阁大臣、兵部尚书杨嗣昌辞去所有职务,至于还有那些官员和武将会遭受到责罚,目前还不知道。

从来没有谁真正评估过流寇的实力,在朝廷文武大臣之中,基本都是认为流寇不堪一击,只不过每到关键时候,后金鞑子总是会在北直隶骚扰,导致流寇得到喘息,可这一次的情况不一样了,流寇攻陷了开封府城,要知道就算是后金鞑子,也不可能轻易攻破巡抚衙门所在地,更不用说开封府城这样的地方了。

一夜之间,众人对流寇的看法,出现了巨大的变化,没有谁会继续轻视流寇了。

为大明朝廷担心的人更多了,北边有虎视眈眈的后金鞑子,中原有疯狂骚扰的流寇,大明江山几乎处于破碎的边沿,此时此刻,需要有人站出来,成为大明中流砥柱了。

不过就算是局势到了这一步,也没有谁敢在朝会之中提出来郑勋睿和郑家军,众人都知道皇上的心思,这个时候要是提及郑家军,怕是在皇上面前找死。

可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局势到了这一步,能够挽救大明王朝的,唯有郑勋睿和郑家军。

内阁的日子变得艰难,开封府城陷落,给皇上造成了很大的刺激,皇上的要求变得很高,要求新任五省总督熊文灿不仅仅要收复开封府城,还要彻底打败流寇,如此艰巨的任务,熊文灿显然难以承受,而且从河南来的奏折,李自成与张献忠两路流寇有联合作战的趋势,一旦两路流寇联合起来,其兵力将超过二十万人,如此庞大的流寇队伍,根本不可能短时间被打败都很严肃,更不用说彻底剿灭了。

周延儒的白头发也是越来越多,内阁需要举荐新任的河南巡抚,不过知道消息的朝廷官员,几乎都找到内阁说情,不愿意出任河南巡抚,这个时候河南正处于危险之中,谁愿意自己找死。开封府城陷落,河南巡抚吴甡阵亡,不过这责任可不是吴甡一人承担,尽管说内阁大臣、兵部尚书杨嗣昌主动承担责任,但皇上不依,还要处理更多的人。

所有的事情堆积起来,让周延儒心力交瘁,他很清楚,这个时候朝廷需要做的安抚人心,稳定大局,不能够大规模的惩戒文武官员,那样局势将更加不好收拾,可皇上偏偏不这样看,让他这个内阁首辅无所适从了。

周延儒动了辞去内阁首辅职务的念头,可惜这个时候他不敢说,要是真的说出来,盛怒之下的皇上,怕是将他直接投入到大牢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