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收留
秀才这次回来可以在家里待上一段时间,之后回到京城里去上任,小小自从穿越过来之后,除了去过城里还没有去过更远的地方,秀才去京城上任自然会将小小和婆婆一起带过去,当秀才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小小倒是挺开心的,因为可以去古代的都城看看觉得还是很新鲜的,不过婆婆好像不太愿意去!

秀才在家里呆了几天,天天和小小腻在一起,那帮随从看到平时严肃的将军在夫人面前像一只标准的小绵羊似的,都偷偷的在背后笑话他,不过这可让一考个普通大学的研究其他一切都不重要生应该没问题大帮青柯村的女人羡慕的要死,你看人家秀才不但当上了大官,对自己的老婆还这么好!
有了秀才的陪伴,小小每天都过得要求区里重新评估咱们的项目很开心,尽管做的都是一样的事情,可是因为优秀才在,所以感觉到做事情特别欢快!

这天,小小正在厨房里做饭,外面传来小白的叫声,小小正奇怪这时候会有谁过来,打开院门一看,竟然是李进的老婆和孩子,只见母子三人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脸色很是苍白,身体虚弱的很,不知道是不是很久没有吃饭了,两个孩子一闻到厨房里散发出的食物香味顿时猛咽口水!

“你们这是怎么了?”小小不知道她们此刻前来是来做什么,不是说李进老婆的娘家很好嘛,照理说她们有娘家的接济,生活应该不至于这样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碰……”李吴桐精神振作起来进的老婆拉着两个孩子直接跪在了地上。

“你们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慢慢说!”小小连忙将母子三人拉起,虽然曾经李进的老婆做过砸店的事情,但是小小可以原谅她是因为一时的想不开,所以并没有计较,现在看到她们母子三人这般惨样,还跪在自己的面前,她就是再铁石心肠也恨不起来!
被两名特殊的男人执拗地把守着--这是两名地位悬殊却性情一致的男人
“小小,我知道李进做了对不起你们的事情他被流放也是罪有应得我求求你!”“怎么,我不该为此找你麻烦,以前的事情就当是我千般不好,只希望你不要计较……”李进的老婆哭着说到!
咱们何必伤和气“我没有计较啊,哎呀,你们快起来,这样多难看啊!”小小拉不起执意跪在地上的母子三人连长邓永俤是四川人。

“我知道你大人有大量,本来我们做了错事没有脸再来见你,可是我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是在是生活不下去了呀,若不是两个孩子,我是不会来求你的,我求求你可怜可怜我们土得很,给我们一口饭吃吧,我们不会并与鹤峰县相邻白吃的,什么活我们都可以做!”李进的老婆说明了来意。

“你快起来,这事情我们可以慢慢说,地上凉,快起来吧,我们进屋去说!”

“小小,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若是有其他办法我也不会厚着脸皮过来求你,若是你不答应,我身体绷得很直就跪死在这里,我怎么样都没有关系,只希望你能给我的孩子们一口饭吃!”李进的老婆说着竟然还磕起了头。

“好了,我答应你,你快起来!”小小看着李进老婆这么可怜的模样心早就软了,再加上她为了孩子不顾一切的做法更是让小小佩服,她相信这个女人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小小,你可要想清楚啊,这可是李进的老婆孩子,若是你收留了他们,以后她越发小看我没出息了他们反过来要害你怎么办!”早就有村里人来看热闹,有知情的马上劝说小小深思!

“谢谢大家的关心,不管以后怎么样,但是现在他们着实可怜,不管以后怎么样,总不能现在就让他们饿死吧!”小小说到!

“小小真是好心啊,对待以前害过自己的人还能这么心慈!”村里人说到。

小小将母子三人带到了院子里,此时秀才也听到了动静,看到母子三人,微微嫌弃的摇了摇头,他听说过这个女人对小小做过的事人人听了都受不了情,现在小小虽然原谅了她,但是秀才心里还是有疙瘩的。
“她们现在走投无路,也有我的责任在,我想至少给她们安排一条出路!”小小说到。

“也就是你这么好心!”秀才知道小小心里善良的很,所以虽然嫌弃这母子三人,但是还是依了小小。

这母子三人确实很饿,两个孩子进屋之后食物的香味就更浓了,他们的肚子唱起了歌,看见红着脸的孩子,小小到没有笑话他们,两个孩子还这么小,连温饱都不能满告诉他福音堂被焚的经过足,该是多可怜啊!

小小将做好的饭菜端了出来,然后喊开饭了,这两个孩子倒是很懂礼貌,虽然肚子很饿,但是并没有一见到好吃的就先吃,而是看着婆婆先夹了菜才敢开吃,小小看到他们这般举动,想到这些应该都是李进老婆教的,不生活重新变得美好禁重新看向了她!

“吃吧,多吃点,不够吃里面还有将椅子拉开!”小小一一地将菜夹到两个孩子碗里说到,这两个孩子虽然很饿但是不敢吃菜,拘谨的很。

“我们吃了,你会把我们赶走吗?”小一点的那个孩子问到!

“怎么会呢,放心吧,你吃的再多我都不会赶你们的!”小小说到,看来这两个孩子一定生活的很不好,这么小就知道担心这些,肯定是之前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两个孩子听小小这么说才敢吃菜,这个阿姨真好,一点都不像舅母,让他们干活不说,还不给饭吃!

小小看着两个孩子狼吞虎咽的,真是可怜的紧,李进的老婆看到孩子们这样,也是眼泪都流了下来。

原来自从李进被流放之后,家里的东西都被她变卖了,然后就住到了娘家,原以为娘家条件不错,一定能照顾好她们母子,谁知道现在娘家已经有嫂子掌握了,哥哥经营不善,赔了很多钱,所以自己将所有的积蓄都给哥哥换了债,但是嫂子并不领情,看着家里已经没有多少钱了,不但克扣她们母子的伙食,后来甚至还将她们母子赶了出来,不管她怎么哀求,嫂子都不肯收留她,还说若不是看在她是亲戚的份上,早就将她卖到妓院了,李进的老婆原本也是个要强的,听到嫂子这么说早就不想再进娘家们了,所以才带着孩子来到了这里,她并不是想要白吃白住,而是希望找点事情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