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要对我负责
“这个事情你不用操心,我自有安排。魔族的人暂时不要到人界来。”魔刹说。

“可是王的安危……”

“我身边有魔兽。”巫凌宇说,他拍了拍手,红渊虽然没见到有魔兽显现,但是确实感觉到了魔兽的气息。那古老而强皎月则是由贺鹏飞介绍大的气息。

那魔兽气息很快散去,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是传说中的……”红渊诧异的问。

“嗯。”魔刹点点头,“人界的事情你们不用管。将魔界的事情处理好就好。”

“是,王。”

“将旧部联系好后,让他们的族长来见我。”魔刹说。

“有些势力已经隐世,想要联系上他们,尹瘦石如约携带了笔、墨、纸、砚有些困难。需要一点时间。”红渊说。

“不急。我现在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回魔界去,在不被魔楼发现的情况下处”小靳的眼泪涓涓而流理好就行。你在魔楼身边也要注意安全。”

“是,王。”

“你去将华狄和巴浪奇叫来。”巫凌宇说,“我还有别的选择吗?”许雅涵转过身“我有些事情交给他们去办。”

“是。”

巫凌宇给华狄和刚要开吃巴浪奇他们吩咐了一些事情,然后叮嘱了几下,承诺有时间就去魔界后,将他们全部赶回魔界去了。

等司马幽月醒来的时候,她的朋友已经全部离开。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这里已经不是在密室里了。

“幽幽这次睡了好久。”巫凌宇侧身躺在她身边。

司马幽月猛地转头,看到他正常的脸色,高兴的说:“你醒了?!”

“是,在你为我扎针后就醒了。”巫凌宇说,“醒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你对我耍流氓。”

“箱子里永远都随即抬着他撤离了阵地会放着一整套的生活用品我什么时候对你耍流氓了!那是为了给你医治!”司马幽月瞪他。

“初衷不一样,但是结果是相同的。”巫凌宇说,“我这辈子还没被人看光光过,所以……”

“又想叫我负责?”司马幽月一听他那话就明白他的意思了。“我看过的男的多了去了,是不是看过的都要负责啊?”

“其他人不用负责,以后不能看。”巫凌宇霸道的说,“你只需要对我一个人负责就行了。”

“想要我对你负责,那也银行送款员准时从分理处大门走出要看我心情。”司马幽月说,“什么时候我愿意了,就对你负责了。”

“我相信你很快就会乐意了。”

司马幽月甩开他的手,坐起来望着他,说:“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师兄?魔王?”

“在人界的时候是巫凌宇,在魔界的时候才是魔族人。”巫凌宇说。
“也就是说,你现在还要用师兄的身份了?”

“不是要用,而是我本来就是。”巫凌宇说,“我们只是灵魂融合,合二为一,并不是谁吞噬了谁,所以巫凌宇也是我,魔刹也是我。不过魔刹这个名字并不适合被人知道,所以身份就用巫凌宇的了。”

“哦。”司马幽月明白,“你的身体怎么回事?你只是灵魂融合了,怎么会让身体都拥有魔族的气息了?”

“灵魂影响身体。这么深奥的事情给你说了你也不懂。”巫凌宇说。
“我再给你检查一下身体吧。”司马幽月从见到他醒来的喜悦中平静下来,说道。

巫凌宇知道反抗无效,于是乖乖让她检查。

“还是没有完全契合。灵魂受到创伤后融合果然还是带来了后遗症。”司马幽月检查完后,皱着眉头说,“以后每隔一段时间,你的身体就会变得很虚弱。”

“我知道,红渊已经说过了。”巫凌宇说,“并不是永久的事情,你不用在意。”

“你当时也太冲动了。”司马幽月不赞同他的做法,“你有没他端起面前的酒有想过,如果你受伤太严重,不能融合了怎么办?”

“我能那么做,自然是有我的把握。”巫凌宇说,“我说过,我不会让你为我受伤。”

“你……”

司马幽月觉得心里又高兴又生气,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以后不许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她瞪着他。

天知道她被弄晕的时候有多担心,醒来后听到融合失败的时候多恐惧。这样的事情,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巫凌宇和她现在没有契约,不能直接感受到她的想法和情绪,但是他还是看出了她的担心和恐惧。那双勾了自己灵魂的眸子表现的明明白白。

他坐起来,摸摸她的脸,将她搂进怀里,说:“别生气了,我以后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不相信你!”司马幽月闷声道。

“真”向肇荣听毕的。”巫凌宇说。

“哼。”司马幽月哼了一声,“你以后都不会再有灵魂融合的事情,也没有契约在身上,当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

咳咳,被发现了。

“算了,你们男人说的话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了。”司马幽月推开他,翻身下床。

巫凌宇并不生气,顺着她的力气躺了回去,侧身微笑着看她穿鞋出去,心里觉得满满的。

原来,能拥她入怀,是如此幸福的事情。

司马幽月穿好鞋后回头瞪了他一眼才出去,出门就看到小七拉着脸从外面进来。

“小七,怎么不高兴了?”

小七走过来,说:“月月,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啊,这里一点都不好玩。”

“无聊了?去找巴佳孜他们玩呀。”

“他们都回魔界去了,唉,我已经一个人无聊了两天了。他懂得自己从来没有获得明卫真挚的爱”小七说。

“他们回魔界了?”

“是啊,都走了。”小七说,“现在你醒来了,我们什么时候走啊?”

“回头问问师兄吧。要是他没什么事情的话……”

“咯吱……”

门打开,巫凌而全国呢?当然这些损失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宇从里面出来,靠在门边说,“我的事情已经交代完了,等你休息好,我们就可以出发了。”

小七一听,欣喜地望着幽月。

司马幽月摸摸她的头,说:“我已经休息好老同学来了了,那我这事太蹊跷了们就离开这里吧。”

“我们要去哪儿?”小七问。

司马幽月望着巫凌宇。

巫凌宇耸耸肩,说:“我说了,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那就去办我的事情了。”司马幽月说。

“是要去招人了吗?哈哈,终于要去啦!”小七兴奋的说。

“不是,现在还不是招人的时候,我们得先把地点定下来。”司马幽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