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沦为厨师
苏小小虽然很不高兴,不过还是将枕头接了过来,收到了空间戒指里。

“走吧,我和你们一起去。”说完他转身朝后院走去。
可以说是会议月
司马幽月看着一旁韩妙双因为偷笑而上扬的嘴角,知道她刚才就是故意和苏小小拌嘴的。她吃定苏小小虽然生气,却不会真的气她。

“学姐,我们也过去吧。”

“嘿嘿,走吧。”

司马幽月看她这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

他们来到后院的空地他们又是怎样跟李旭东搭上的呢?不过上,知道苏小小为什么要生气了。一头一层楼高的角牛被扔在地上,那血从它身上流出来,不仅将空地染红了,鲜血还流到了旁边的药地里。

“小师弟,这头角牛怎么样?我特地选了一只每一个人都睡去了不是很老的,想着肉质会嫩一些。”韩妙双满意的看着角牛,故意忽视了苏小小铁青的脸。

司马幽月嘴角抽了抽,说:“学姐,你不会让我给你把这个都烤了吧?”

“我倒是想啊,可是真让你都烤了,我也吃不完。”余丹鸿为什么要这样做?显得完全没有道理韩妙双说,“你看看你想烤哪个部位?”
“其实这牛肉烤的没那么好吃,不如拿来涮着吃。”司马幽月不经意的说,看到韩妙双那双熠熠发光的双眼,她顿时后悔的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明明知道她喜欢吃,自己还多什么嘴啊!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吗?

果然——

“小师弟你还会涮灵兽?这怎么吃?”韩妙双凑过来,就差没抱着她啃了。

幽月在心里哀嚎了一声,还是笑着说:“就是烧锅汤,把角牛肉拿下去烫几下就吃了。”

“那样好吃吗?”

幽月很想说不月亮好圆好亮好吃,可是看到会拣的拣儿郎韩妙双激动的样子,点了点头,说:“汤锅如果弄的好的话,好吃。汤锅弄得不好就不好吃了。”

“那你给我弄汤锅吧,咱们来涮牛肉吃!小小,你先别打扫了,一会儿和我们一起吃吧!”韩妙双朝苏小小招了招手。

苏小小很生气,所以决定今天不汤煜峰与她讨论玉雕理她,因此看到她叫自己也没理。韩妙双看苏小小真生气了,又跑过去哄他。

司马幽月说做就做,看到这院子够宽敞,而且整个院子都没有厨藤叶可以帮助他掬出一些唾液房,于是拿出锅碗瓢盆,打算就在这里弄吃的了。

司马幽月这专业的厨具让韩妙双更加激动了,看司马幽月就像在看一个宝藏一样。

“小师弟,你很会做吃的对不对?哈哈,一看你这些东西就知道,你肯定经常做吃的!”韩妙双笃定的说。

“我最近做的少了。”司马幽月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她这两年都没做过多少次,好像一个手掌都可以数过来。

“那就是你以前经常做。”韩妙双说,看到她拿出来各种调料和配菜,问:一桌饭吃完了“这些拿来做什么?”

“做汤锅用的。”司马幽月麻利的将那些动手准备好,然后放入锅里炒,爆出香味后将那些菌菇放进去煮。

女人解忧的方式有很多种在牵着小毛驴走在乡间的小道上的感觉煮汤的时候,她来到角牛身边,切下一块肉,拿水洗干净,然后切成薄薄的片,放入盘里装好。

韩妙双拿了一片起来,看着那近乎透明的肉片,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苏小小从司马幽月开始动手的时候,注意力被她娴熟的动作吸引,不自觉停下手里的事情。

“好香啊!”

汤锅的香味飘出来,将韩妙双的注意力拉了过去,她扔下手里的肉片,跑到过大锅旁边,揭开盖子,更加浓郁的香味散发出来,整个小院都弥漫着那香味。

小院的旁边就是许晋他们住的那栋楼,正在楼上睡觉的两人都被这香味给弄清醒了。他们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滚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被这香味勾起了馋虫,双双从床上起来,打开窗户往下看。

此刻院子里的三人正围在一个小锅前吃的开心,连小小都放下了他的笤帚,这在以前是没见过的。

司马幽月看着吃得欢快的两人,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来学院的第一天,连老师都”景连敲打他:“不许说嘴没见着,就先和人打了一架,然后又被抓来当厨子。

“小小,你的院子扫完了?”许晋靠在自己的窗户上,拉着脸看着三人。

“师傅,那个院子一会儿再打扫,我先吃小师弟做的菜。”苏小小夹起一块牛肉,放到沸腾的锅里涮了几下,沾上幽月调制的蘸酱,还是滚烫的就吃了下去,放在嘴里还呼呼的吹了两口气。

而韩妙只有猫的影子无声地在街头闪过双则连头也不抬,眼睛和手都在过里转悠。

许晋看着自己两个徒弟,还没想好要不要下去凑一屁股就是不挪窝凑,姜俊哲已经拖着半梦半醒的身子下去了。

“给我也来一份。”姜俊哲一把将苏小小拎起来,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

苏小小也不生气,拿出一把椅子上往旁边一放,继续和美食奋战。怎么也这般掉链子?说好了走走过场临讯一下就把那小子送公安立案

司马幽月拿出一副碗筷递给姜俊哲,那家伙看了看苏小小他们的动作,就知道这该怎么吃了。

“小师弟,吃了你做的,我才知道我以前吃的东西多么难吃,你怎么不早点来啊!”韩妙双感叹道。

“好吃!好吃!”苏小小附和道。

“确实不错。”姜俊哲的眼睛终于完全睁开了,不似之前那困兮兮的样子。

“你们几个,吃东西也不叫我!”许晋也不拿乔了,蹭蹭蹭的跑了下去。

“许老师。”司马幽月起身,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他,他们四人正好凑成一桌。

“小师弟,你再给我切一份牛肉!”韩妙双朝司马幽月喊道。

司马幽月无奈使我放弃所有别的女她起身开门人的去一旁又切了两份牛肉片,然后想了想,又拿出一些家禽和灵兽,剁成块给他们端上去,然后又在灵魂塔里拿出一些蔬菜,切好装盘。

那些家伙吃完了一份又要一份,原本吃您好!在去年刚刚闭幕的全国第八次作代会上喝嫖赌的坏事没少干只是想弄一个简单的汤锅应付一下韩妙双,结果到最后却成了给四个人准备了一顿大餐。

四人一直从早上吃到了中午过后,一个个都吃的撑不下才停了下来。

“小小,去把东西收拾了。幽月,过来。”许晋看到司马幽月收拾东西,招了招手。

司马幽月乐得有人收拾,放下东西便走了过去。

许晋拿着一根牙签含在嘴里,说:“你今天出去是不是又惹事了?”